完美图库网(www.wmtuku.com)致力打造最全面的图片集资讯网站。

完美图库网首页
  •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综艺资讯 > 电视剧龙凤店传奇分集剧情介绍1-15集全集大结局

电视剧龙凤店传奇分集剧情介绍1-15集全集大结局

分类:综艺资讯|时间:2017-12-06 15:30:03

电视剧龙凤店传奇讲述了三名貌美如花却性情各异的女子以皇帝为中心,从前朝到后宫,从皇帝到奸臣、从朝廷到民间,高官贵人,天子艺妓,乃至贩夫走卒全方位立体的画卷中,展现的是尔虞我诈的皇权争夺,刻骨铭心的悲戚爱情。下面就带来电视剧龙凤店传奇分集剧情介绍1-15集全集大结局。

电视剧龙凤店传奇分集剧情介绍1-15集全集大结局

龙凤店传奇演员:

李菲儿 饰 凤儿

宋铭宇 饰 景荣

徐冲 饰 豹奴

电视剧龙凤店传奇分集剧情介绍1-15集全集大结局

龙凤店传奇剧情简介:

该剧讲述了三位性格迥异的女子因缘际会义结金兰,却在动荡不安的时局中逐渐走向陌路,最终落得悲剧收场的故事。

电视剧龙凤店传奇分集剧情介绍1-15集全集大结局

龙凤店传奇分集剧情:

第1集

暮春三月的山路上仍有着一点积雪,外出摘草药的凤儿哼着小调正赶回灵山镇,到镇上后,凤儿发现全镇上下的老百姓都被一帮土匪杀害了,惊吓过度的凤儿立马躲了起来,她偷听到这帮土匪杀害全村人是为了伪装成村中百姓,劫持路过的车队。于是凤儿决定留下来通知车队,不能让他们也惨遭土匪的毒手。 车队果然按时到了灵山镇,土匪们却意外发现车中装的不是钱财,而是一群妙龄少女。这帮土匪顿时色心大起,决定把这一群女孩掳回山寨。凤儿知道这帮土匪的恶毒心思,为了救女孩们,凤儿利用食物暗中送出消息,女孩得到凤儿的消息后及时逃离,在逃跑的路上凤儿与雪儿、燕儿和茜儿结识。 众土匪不甘心就这样放女孩们逃跑,拼命追赶,女孩们体力不支慢慢被土匪追上,就在关键时刻豹奴出现,救下了众女孩,但自己却受伤了。豹奴相貌狞恶,众女孩虽看他受伤却不敢接近,只有凤儿不怕,还给豹奴包扎伤口,豹奴从未被人这样对待,由此对凤儿印象深刻,心生好感。在凤儿帮助下,大家逃离土匪的谋害,但在刚刚的逃离过程中有一名女孩被土匪杀害,侍卫长想让凤儿顶替空位与众女孩一起上路

第2集

女孩们走过水榭,来到高大巍峨的飞云殿。大门里,一群身着舞衣的女孩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领舞的楚儿舞姿优美、美丽动人。凤儿她们被霁月台的景色和楚儿她们的歌舞所惊艳,尤其是楚儿和一班女孩,每个人容妆、衣着和气质都非常洋气,和她们相比,凤儿这些新来的女孩衣着颜色、款式、发型等都参差不齐,气质上也远远不如,让新来的女孩们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霁月台的总管夜莺告诉新来的女孩,她们将在这里开始为期一年的学习。在霁月台可以学到各种技能。刚刚跳舞的女孩是上期培训完成的学姐们。她希望,女孩们可以在这里一年的学习,也能像她们一样,美丽、自信地离开这里。 女孩们得知自己也能像她们一样,兴奋地议论起来。 女孩们回到各自的寝室,凤雪燕茜发现她们住在同一个房间,雪儿非常开心,提议大家都做一个自我介绍。原来雪儿是大户人家的千金,但是后来家道中落。燕儿从小以卖艺为生。凤儿父亲是总镖头,三年前却被仇家杀害。茜儿家中经商,此次是逃婚出来的。

第3集

凤儿、雪儿、燕儿、茜儿和女孩们一起练习舞蹈,楚儿也在其中。 雪儿做大幅度动作时,私藏的玉佩从胸前掉落,雪儿忙把玉佩塞回衣服里,但被夜莺看到了。夜莺厉声说,雪儿,规定练舞时不得佩戴个人饰品,拿过来。雪儿张开双手,里面却什么都没有。夜莺明白了,于是让站在雪儿身后的凤儿单独留了下来。雪儿担忧地看了凤儿一眼,匆匆离开了。健妇对凤儿进行搜身后,却一无所获。夜莺无奈,只好让凤儿离开。 此时燕儿已经揣着玉佩匆匆离开了,路上遇见楚儿,楚儿为了偷到玉佩假意撞了燕儿,燕儿却毫无察觉。所以当燕儿要还雪儿玉佩时,才发现玉佩不见了。雪儿心急如焚,于是在晚上夜深人静时偷偷跑到练舞场地寻找玉佩,就在雪儿寻找过程中,凤儿也悄悄跑来陪雪儿一起找。可谁知道此时夜莺和健妇正在附近巡逻,发现了她们,凤儿急中生智,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引开夜莺,救了雪儿。 这件事最后被云裳姑姑知道了,于是在第二天清晨的召集会议中,云姐给凤雪两人出了一道难题,霁月台便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生死游戏。

第4集

凤儿坐在草地上,看着天上的圆月,心里想着她的小满哥哥。忽然,凤儿听到不远的树林有声音,凤儿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男装的人影,从树林边一闪而过。凤儿急忙站起来,心想难道是自己心想事成了吗,凤儿立刻向人影消失的方向跑去。凤儿跟着“小满哥哥”跑进后院门里,没有留意到门口的“禁地”标志。 凤儿进去后,发现“小满哥哥”不见了。凤儿推开石门走进密室,好奇的看着这个自己从没来过的地方。她拿起空地中央挂着的牌子,看了一眼,只见上面上写着巧儿二字,隐约还有些血迹。凤儿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心中惊恐,心想难道这些女孩最后都没有走出霁月台?凤儿向屋内走去,正要上前看烛台,忽然听到外面响起云姐的声音,凤儿停住,迅速看了一下两边,最后躲到了右侧的小通道内。凤儿刚躲好,门就开了。云姐缓步走到烛台后,揭开了前面的小棺木,伸手从里面抱出来一个小襁褓。云姐把襁褓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目光迷离,一边轻声地哼着儿歌,一边慢慢陷入回忆。凤儿吃惊,心想难道这是云姐的孩子?

第5集

云姐在飞云殿端坐,夜莺站在旁边。飞云殿下,雪儿、燕儿、茜儿和女孩们等待接受训示。夜莺说道,昨天晚上凤儿私闯禁地,按规矩本该处决,但念在凤儿是误入禁地的份上,便赦免凤儿死罪,改判禁闭三日反省。雪儿、燕儿、茜儿听了后欢欣鼓舞。 凤儿在禁闭室百无聊赖,忽然门被打开,楚儿进来了。楚儿见凤儿在禁闭室吃好喝好,心中不是滋味,于是计上心头,吓唬凤儿说霁月台有一个凄厉的女鬼,专门撕漂亮女生的脸。凤儿听了假装害怕,心里却是不屑一顾。楚儿走后,凤儿见窗外好像有个男人的身影,怀疑是小满哥哥,结果她正要出门,就被门上掉下的“蛇”吓晕过去了。豹奴闻声赶来,急忙抱着昏迷的凤儿跑到了雪儿她们的寝室。燕儿见到凤儿发烧,就按照雪儿的药方去药房给凤儿抓药。凤儿喝了燕儿熬的药后,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 此时刘默因为皇宫内的事务,决意前往霁月台挑选几个出色的女孩,以便帮助自己在皇宫内立足。云姐紧急召集所有女孩,通知此事,并让女孩们准备一个自己的拿手节目。女孩们听后心事重重,不知道这个机会对她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第6集

楚儿正在宿舍院子的一角看书,只见燕儿拿着两个纸包一路小跑来到寝室门前,心中好奇。片刻,燕儿打开寝室门,急匆匆向厕所走去。楚儿在一旁看着,想了想,悄悄溜进凤儿她们的寝室。楚儿进入寝室看见桌子上放着两堆药材,就将两堆药材互相掉包了。做完这些,楚儿迅速离开了寝室。 茜儿回房来到桌边,把掉包的药材放进了自己的香囊。等凤儿的药材熬好后,茜儿拿着药汤进入禁闭室看凤儿了。凤儿见到茜儿,特别开心,茜儿把药罐递给凤儿,凤儿拿着药罐喝了一口就直皱眉头,说好苦! 茜儿打趣说,奇怪,昨天你怎么不嫌苦?只有喝了药病才能好啊。凤儿笑了,一口气把药喝完了。茜儿看着凤儿喝完,正准备走,凤儿突然痛苦的呻吟起来,然后就晕倒在床不省人事。茜儿一时心急,哮喘发作,但是香囊已经不管用了,茜儿痛苦的倒在地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第二天凤儿醒来后,却不见茜儿,燕儿流着泪说,都怪我,是我把药搞混了,害了你和茜儿。凤儿以为茜儿也病了,直到最后,凤儿才明白,原来茜儿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她们。

第7集

今天是刘默来霁月台的日子。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女孩们就已经穿戴整齐集合起来了,她们都期待着自己被选中。夜莺正指挥健妇们装饰霁月台上下。这时一个健妇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说,他们已到五里路外。夜莺一听,更着急了。楚儿此时气定神闲等在一边,信心满满,一直保持着挺拔的姿势。女孩们见了,不觉噤声,端正一下姿势。 飞云殿那边,又一队表演的女孩鞠躬退下。刘默显得兴趣寥寥,对云姐说,这么长时间,她们就接受了这样的培训?云姐战战兢兢地回话,说她除了琴诗书画歌舞这些基本功外,还教授了女孩易容、破解机关等密探的初级技能。刘默有些不耐烦。此时夜莺拍手,音乐响起。刘默瞬时睁大了眼睛。楚儿上场,表演的是刘默家乡的民谣舞蹈。刘默专注地看她跳舞,面露喜色。说道,这所有女孩里,也就这个楚儿表演的还像点儿样。这还不是压轴节目,不过让我多少有些期待,继续吧。刘默说着,又拿起女孩们的画像看了起来。刘默忽然大叫起来:这个是谁?刚才表演的女孩里有她吗?刘默有些激动,用手指着凤儿的那张自画像。云姐一笑说,主人不用急,她马上就来了。

第8集

东厂掌班看着凤儿、雪儿、燕儿,告诉她们这次任务的目标是夺取感恩寺的拍卖品----《武穆遗书》。说完东厂掌班递给雪儿一个信封,说他们收买了感恩寺里的一个人,要雪儿安排人去见一下,时间、地点和银票都在信封里。雪儿点头,郑重的收起信封。回房后,雪儿将信封递给凤儿说,我们现在分头行动,燕儿和我扮成香客去感恩寺踩点,打探消息,凤儿去见感恩寺那个人。凤儿点头,立刻就出发了。转眼凤儿已经来到高丽小馆门前。凤儿停住了,脑海里想起了初次遇见景荣的情景。凤儿有些期待地向高丽小馆望去,想着这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遇见景荣。 凤儿走到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桌子旁只有一个披着连帽斗篷的人在喝酒,斗篷的帽子很大,遮住了他大半部分脸。凤儿坐到桌边,将信封放在桌面上。两人对了暗号后,凤儿点点头,把信封推给斗篷男。斗篷男告诉凤儿东西在大乐春秋府,负责守卫的是锦衣卫指挥使宋长庚。凤儿一惊,心想大乐春秋府的守卫太严密,不容易攻破,然后放开了压住信封的手。斗篷男将信封拿起来,揣进怀里。

第9集

凤儿女扮男装,在得月楼的包房里等着景荣。不多久,景荣就到了,凤儿忙上前施礼。景荣入座,凤儿拿起酒壶为景荣斟满酒,然后举杯说道,小弟前些日子不懂事,荣兄大人不记小人过,小弟先自罚三杯。说罢,凤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接着又连干了两杯。凤儿再次将杯子满上,举杯敬景荣。景荣见凤儿这么热情,喝的也很起劲。凤儿和景荣在房间推杯换盏,气氛热烈。最后喝的景荣面色略带潮红。 凤儿此时十分清醒,看景荣喝晕了,就准备套景荣的话,便提起了《武穆遗书》。景荣嘟嘟囔囔地说到,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武穆遗书》就藏在大乐春秋府的密室里。凤儿眼睛一亮,整了整衣衫,准备离开。景荣看着她,朦胧的眼睛一亮,眼前的凤儿活脱脱一个女子。两人相互注视着。景荣看着凤儿的脸庞,男装的凤儿开始变得模糊,景荣用力揉了揉眼睛,发现凤儿的两撇胡子越看越不对劲,便上前把胡子给撕了下来。这一撕,凤儿的女儿相完全暴露在景荣面前。景荣呆住,嘴里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想要上前吻凤儿,凤儿吓了一跳,情急下一拳就把景荣给怼了回去。

第10集

林间小道,一小伙赶着一辆马车。长庚坐在车帘前,仔细观察两边的路况。景荣拨开布帘,看了一眼窗外的风景。突然景荣叫停马车,对车夫说我们不走大路,抄小道。车夫迟疑了一下,但又不敢忤逆景荣的意思,无奈地把马车慢吞吞地赶往小路。张岐山赶着马车,感觉到背后长庚冷冷的监视,他不敢乱动,可又担心自己突然换路线,会影响刘公公的计划,不能贸然带人进镇。张岐山便故意找了一处凹坑,让马车陷了进去。突然的颠簸,让长庚一个趔趄,差点从车上掉下来。 张岐山蹲在地上,装模作样地检查车轱辘。景荣下车问车夫,怎么回事?车怎么停了?张岐山摇头道,车轴坏了,走不动了。景荣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镇子,微微一笑说,那就送到这里吧。长庚,我们步行进去。张岐山这下着急了,一把拽着景荣,不让他们走。长庚紧张地按住腰间的刀,怒视车夫。张岐山装出害怕的样子,却始终不曾松手。他支吾道:车坏了,可这车钱?长庚掏出一串铜钱,递给张岐山几文钱。张岐山终于松开景荣,颠了颠铜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