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图库网(www.wmtuku.com)致力打造最全面的图片集资讯网站。

完美图库网首页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国学热点 > 刘少奇之子刘源:因参加高考须邓小平批准而生气

刘少奇之子刘源:因参加高考须邓小平批准而生气

分类:国学热点|时间:2017-12-08 07:01:11

1978年初的一天,北京起重机厂一车间铆焊工刘源,被工友告知:“有你的通知书!”

他跑着去车间办公室。按惯例,车间办公室外边的窗台上,摆放着用皮筋扎着的一摞信。其中的一封,印着北京师范学院(现首都师范大学)的字样。

从这一天起,国家前任主席也是“最大的走资派”之子刘源,确定将迈入北京师范学院历史系的门槛。

“我挺生气,所以就给邓小平写了封信”

26岁的刘源历经跌宕的命运,在此再度转了一个紧要的急弯儿。

此时,距离刘源的父亲刘少奇辞世,已近10年。他的母亲王光美,还被关押在秦城监狱。

刘源等到的这份录取通知书,比厂里其他考生的到得都晚。

1977年8月21日清晨,北京长安街沿途的高音喇叭里传出头条新闻:恢复高考。

他决定报考。但内心深处,对会不会被允许参加考试,非常怀疑。毕竟,他的父亲刘少奇头上,还压着“全国最大走资派”的帽子。

刘源的不安很快被证实不是没来由的。

他的报名被厂里组织部门退回,理由是超龄。刘源26岁,非正式的传达里,恰好有“最好25岁以下”一说。刘源不服气。

“我挺生气,所以就给邓小平写了封信”。30年岁月烟尘之后,刘源仍然能很清晰地复述信的内容:

我管他叫小平叔叔,开头就自报家门,说我是刘少奇的儿子刘源。我这几年从农村又到工厂,听说您恢复工作抓高考,很高兴,大家都很振奋。我想考大学,现在厂子里不让考,如果因为我父母的原因、我的出身不让我考,我很不服气,何况你这个招生简章并没有这么讲。让我考我考不上,是我自己的事情,谁也不怨。

信不长,就一页纸,钢笔书写工整。刘源在信封上写就“中共中央邓小平副主席”,贴了4分钱邮票,在自己的住处北京永安里附近随便找了一个邮筒投进去。

他不知道会不会有结果,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属于有枣没枣打三竿子。但如果没写这封信,后悔是一定的。

10余天后,来了回音。刘源和9个情况相近的工友,全部被放行。

报考的时候,刘源填了政审表。父亲一栏,填“刘少奇”,母亲一栏,填“王光美”,本人成份一栏,填“战士、学生、农民”,“现在是工人”。籍贯、政治面貌、社会关系等等,一概填了一个“众所周知”。

刘源他们拿到的,是当年北京市高考考场里最后10个考号。离高考举行,仅余一个星期。

这最后一个40人的考场相对空荡,只坐了不到20个考生,10名来自北京起重机厂。他们中的7位,后来成为幸运的77级。

小平叔叔的批复,刘源至今没见过,“具体怎么批的不知道”。只知道邓小平批给当时的北京市委书记吴德,吴德转批给北京市负责高招的同志,最后是厂教育处通知刘源可以报考的消息。

刘源上了“可教育好子女”的名单

1979年1月,刘源的母亲王光美出狱。在和邓小平的一次碰面中,王光美提及儿子要求参加高考的信,和邓的亲自批复。邓小平微微笑了一会儿。

其时,刘源已经在北京师范学院历史系就读。

师院历史系77级班主任周兴旺第一次见到刘源,是在北京崇文门内旅馆。

这家旅馆,是当年北京市高校招生录取现场。

周兴旺就代表北京师范学院历史系在此招生。

他住的房间里,床上摊满档案袋。在周兴旺的记忆里,他所能接触到的档案,都经北京市高招办筛选。高招办当时掌握着一份20个典型“可教育好子女”的名单,都是被打倒的中央一级领导人的子女。高招办领导让他在刘源和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来这两份档案中选一份。他想:那就选个大的吧。拿了刘源这一份。

“就几页纸,但拿在手里觉得重。”他知道自己不能做主,必须带回学校汇报。因为怕丢,这份档案就在他家防震棚里架高的双人床上,过了一夜。

录还是不录?考生刘源的问题,一直报到当时师院的领导机构“北京师范学院革命委员会”,并为此专门开会研究。革委会主任是军人,副主任崔耀先是老干部,被“三结合”进去的,经验丰富。在讨论会上,崔耀先展现了四两拨千斤的功力。

他看着刘源的档案,说,这个学生在农村插队,是因为肝炎被退回北京养病的。这个身体呀,能过关吗?得让他去医院复查。身体行的话,没有理由不让他上吧?

刘源因此有机会去崇文门内旅馆,找周兴旺老师。

周兴旺在见到刘源的一刻,内心酸楚。眼前的小伙子,一身紧袖口灰蓝色工装,已经显旧了。周想:怎么也是个国家主席,干了一辈子革命,家里人落到这样。

周兴旺带着刘源去了同仁医院。这是一场只有一个学生的特殊体检。

直到此时,刘源开始相信,上大学,真的“可能有戏”。

1978年3月8日,刘源入学。起点公平的高考,让他的命运曲线重新划出上升的轨迹。

老师讲课,也会批一下刘少奇

在师院东风楼101教室,崔耀先有过一次迎新讲话,他说:我们这届招了997个学生,996个都是劳动人民子女,1个是“可教育好子女”。

同学们就相互打听,哪个?谁?谁是刘少奇的儿子?

十几年不见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都在师院77级碰了面。开学第一天,同班的王宏治一进教室就看见了妹妹的小学同学刘源,俩人一通猛聊之后,王宏治还冲着来打听的同学说“不知道”,本能地替刘源遮瞒身份。

刘源在大学一年级领到的历史教材,扉页上还印着“打倒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老师讲课,也会在批林彪、批“四人帮”的时候,批一下刘少奇。这种时候,低调的、规矩的大学生刘源,最通常的反应,是“不反应”。

1980年5月17日,刘少奇同志追悼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大的冤案彻底平反。

此时,刘源的大学生活,已经持续了大约800天。

在纪念恢复高考30周年的今天,当年的直接受益者、目前已是解放军中将的刘源表示,恢复高考决策的英明和意义,怎么评价都不过分,“它挽救了这么多人”。他提醒,更应该回头看之前荒唐的10年。

“历史证明,正确的东西总会回来。”但一个国家和一代人所付出的代价,都太过惨痛了。